探索现金贷的发展与监管道路

近期,我国金融监管层将“现金贷”纳入现有规制框架。4月10日,银监会正式发文,第一次将现金贷纳入银监会专项整治范围。作为一种提供小额贷款的方式,现金贷源于国外的发薪日贷款,属于个人消费信贷的一种。现代意义的现金贷是现金贷款业务的简称,一般认为是在2014年伴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而被引入中国的。我国现金贷的发展有一定的特殊性,受到互联网借贷平台专项整顿的影响。2016年8月24日,中国银监会联合工信部、公安部等四部委正式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以下简称《暂行办法》)。《暂行办法》第17条第2款确立了借款额度受限的规定,明确了P2P网络借贷金额应当以小额为主。

  现金贷面临的问题及风险

  现金贷平台的运作过程主要包括借款人申请、平台审核资质、平台放款以及到期还款等环节。它一方面能够满足经济实力一般的消费者对现时资金的需求,另一方面在各个交易环节中也产生了诸多问题及风险。

  在借款人申请现金贷后进行审查的环节,存在着准入机制欠缺和审查标准不明确的问题。这里面主要包含两个方面的内容:一是针对提供贷款的平台而言,我国并未设立明确的准入机制。我国银行等金融机构的设立具有较高的准入门槛,我国的《商业银行法》等其他相关法律法规对设立银行及其他金融机构都进行了严格的规定;而对于现金贷平台,由于其既不是传统意义上的金融机构,也不完全等同于网络借贷平台,因此我国监管层面尚无明确的法律规定对其进行规制。二是现金贷行业中没有形成设立市场准入标准的习惯。因此大量低资质的平台涌现,导致缺乏甄别能力的普通消费者无法辨别各类平台之间的区别,存在着极大的风险。针对现金贷平台对借款人资质进行审查而言,我国没有将审查义务强加于现金贷平台,许多线上平台为了实现快速便捷放贷而对借款人的资质不进行任何审查,导致违约风险的同时会因高坏账率而影响现金贷平台的良性运转。

  在现金贷平台的放贷环节,很多平台从申请到放贷可以在30分钟内完成,如此快速的放贷确实可以为急需短期资金周转的人提供服务,从而实现一定的社会救济功能。与此同时也暴露出诸如缺乏应有的审查以及因信息掌握不充足而产生多头借贷等诸多问题。由于我国的征信体系尚未完全建立并完善,因此行业内部会形成信息孤岛,信息共享机制的欠缺导致借款人连续借贷,向多个不同平台借贷的情况无法被识别,借新还旧的现象层出不穷。

  在到期还款阶段,现金贷模式下的借款人面临着高利贷以及高额罚息的压力,放贷人面临着逾期不还款、坏账率高的风险,进而在催收环节中催生出各种违法的催收手段。现金贷与发薪日贷款一样都具有连续性,即当客户不能及时还款,发薪日贷款经常滚动到下一期形成展期贷款,而借款人需要再支付一次原来的费用,从而使得本打算短期借款的消费者在一年内多次支付费用,使得短期贷款长期化。

  构建现金贷监管体系

  无论是国外的发薪日贷款抑或我国的现金贷,其交易环节涉及的几个重要步骤就是申请审核、放贷以及到期还款。监管者在实施监管的过程中,可以将交易环节作为监管的框架,构建相应的监管制度。

  首先,针对审核环节可能出现的风险及问题,应当建立适当的信息披露制度。由于信息披露不充分,目前很多现金贷平台会采用钓鱼式、诱骗式的营销手段欺骗借款人,引诱其在平台上进行贷款甚至展期;与此同时,很多借款人为了获得贷款也存在对自己的经济状况进行虚假陈述,在还款期届满时,又无法偿还本金和利息,从而导致循环贷款。因此,现金贷审核环节中建立的信息披露制度应当至少包括两个方面的内涵:一是针对现金贷平台,应当对其设定信息披露的义务,要求其对借款人进行充分的信息披露和风险提示,在平台上公开公布贷款的额度、利率以及到期无法还款的延展期限和贷款息费等内容。二是针对借款人,应当真实地披露自己的经济状况,同时现金贷平台应当对此负有审核义务,如国外的发薪日贷款中,发薪日贷款机构对借款人的工资水平等基本财务信息进行初步的核实与审查,并结合征信系统中显示的个人信用情况,决定是否对借款人进行放贷。信息披露制度是解决信息不对称的重要制度之一,由于金融的本质特征就是信息不对称,因此只有充分地保障信息披露制度的建立与实施,才能更好地防范金融风险。

  其次,我国的现金贷普遍存在的问题之一是利率高、借款人可以通过借新还旧从而将贷款不断展期,而现金贷平台可以用坏账率来覆盖逾期风险。因此,监管者应当考虑对借款要素进行规定,限制借款金额、借款期限以及利率上限等重要指标。借鉴国外监管机构对发薪日贷款的规制,我国在监管制度设计过程中可以限制借款展期的次数,限制逾期还款的罚息不应超过借款本金,规定借款金额的总数不得超过工资的比例范围,通过对一系列借款要素的控制,在一定程度上降低大范围的道德风险。具体而言,对于贷款额度的确定,除了综合考虑人均可支配收入外,还可以将刑法中的信用卡犯罪的立案标准、诈骗立案标准和起刑点等相关内容纳入考虑范围之内。除此之外,由于我国法律没有明确将平台收取的手续费、服务费等各种费用归入利息所得,从而导致许多平台通过收取其他费用变相提高贷款利率。针对这一点,我国在监管制度设计的过程中应加以补充。

  最后,在到期还款阶段,亟待处理暴力催收问题。在现金贷的模式下,很多借款人也面临着贷款人使用类似违法手段进行催收的风险。如很多平台在接受申请的过程中要求读取借款人的手机通讯录,而在借款人到期未能及时还债的情况下,未经借款人的同意,联系其亲朋好友进行催收。这种行为极大地损害了借款人的信息安全,侵犯其个人隐私,情节严重的应当受到《个人信息保护法》甚至《刑法》的规制。我国在监管过程中,可以考虑引入技术监管手段和信息安全保障制度,防止借款人交易数据和个人信息的泄露,对借款人的个人隐私进行充分保护。